首页 随想杂谈 爱一切可爱之物,爱一切应爱之事

爱一切可爱之物,爱一切应爱之事

E-mail 打印 PDF

尊敬的各位老师,各位同仁,尊敬的校长先生,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好!很荣幸作为新进老师代表在此致辞,其实作为中国人,我们都挺讨厌这样莫名其妙被一个不认识的人代表了,所以我首先声明,我没有代表谁的资格,也无这样的兴趣,我只是很欣慰可借此良机代表我自己说几句心里话,几句实在话,这是我给自己作为一个新老师的告诫和勉励,是与我年轻同事们的一次真诚分享,也是给我所效力的这所美丽大学一个告白。

       今晚很欣喜第一次看到了这么多跟我一样进入这所中国最古老的大学的年轻老师们,或许还有一丝迷茫,但更多是洋溢着青春朝气。也第一次看到了刚刚上任的新校长,亲切的笑容中也激扬着带领湖大再创传奇的壮志豪情。人生若只如初见,与湖大的第一个正式照面,相信会是美好的记忆。

十天前,9月10号,我们或许渡过了人生第一个属于自己的教师节,从祝福别人变成被别人祝福,很多不一样的感受。但让我们感到尴尬感到郁闷感到憋屈的是,就是在这个教师节,媒体居然在爆炒着杭州某位老师的高论,“宁愿做妓女,不愿为老师”。一下子,将我们好不容易硬撑出来的作为一个老师的清高扫入谷底。但这种闹剧又不得不引起我们反思,在今天,究竟什么是我们作为一个老师与众不同、安生立命的地方?在一个择业高度自由化、价值多元化的时代里,我们为什么选择做一个老师?在一个物欲横流、斯文扫地的时代里,什么是作为一个老师的光荣与尊严?我们又怎么能创造、怎么把握、怎么坚守这一份尊严,或者用接下来滕召胜教授培训的主题来说,我们如何能当好一个老师?特别是像懵懵懂懂的我们这样,怎么当好一个新老师?一千个读者会有一千个汉姆雷特,对这样教育学里的元问题,一千个老师会有一千个回答。

而对我来说,这个回答只有一个字,简简单单的一个字——爱。《圣经》说,“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当老师也要爱,学会去爱,爱学生,爱自己,爱生活,爱职业,爱大学,爱梦想……爱一切可爱之物,爱一切应爱之事。下面容我以爱之名,简单絮叨几句。
 
第一,爱学生,爱生命。什么是一个好老师?有不同的评价标准。比如我们每年的年终考核就要填一堆眼花缭乱、乱七八糟的量化表格。但我想,真正的评价标准不在于你是否在SSCL和CSSCI上发表了多少的论文,不在于你是海龟博士还是名牌毕业,更不在于你是否是开着宝马车还是像我这样骑着自行车来上课,而在于,你在学生心中有着怎样的认可。在一个用脚投票的时代里,如果没有点名这种无聊制度,你的到课率有多少?在一个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样来去匆匆的大学里,下课后还有多少学生愿意跟你交往?还有多少学生在课程结束后甚至离开学校后还记得你?须知,学校之间有杆秤,那秤砣就是学生的心。学生的认可是一个老师最大的礼赞,能够用心参与学生的成长是一个老师最大的成功。教育充满理性,但更饱含情感。老师只有以平等的尊重和真诚的爱心才能打开每个学生的心门。孟子曰:“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老师与学生之间,也是一种以爱回报爱的感应。

我常常想起近代思想家梁漱溟先生与北大的故事。1917年,24岁的梁漱溟先生成为北大教师,可7年后,32岁风华正茂的梁漱溟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北大,。后来有人问他,他说:“因为觉得当时的教育不对,先生对学生毫不关心。”他认为,先生应与青年人为友。所谓友,指的是帮着他们走路;所谓走路,指的是让包括技能知识在内的一个人全部的生活往前走。“教育应当是着眼一个人的全部生活,而领着他走人生大路,于身体的活泼、心理的朴实为至要。”梁先生的话,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不但是教给他知识,而更是教给他思想与精神,引领身体与心灵共同的完善。这才是真正的教育。

  韩愈说,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但传何种的道,解何种的惑?我想,最重要的是传人生之道,解生命之惑,或者说引导学生共同参悟生命的意义。在课堂上,我们是一个引领者,也是一个对话者,将自己的生命能在讲坛上尽情挥洒,也激发学生对人生的反思与追问,如苏格拉底的精神助产术,引领着青年们的精神生长。甚至,我们可以做一个或许有所偏颇的对比,父母对孩子之爱,更多是自然意义上,关心孩子的身体,关心他的世俗存在,吃饭穿衣,嘘寒问暖等等,而一个老师爱学生,更多地是指,爱他们的生命与性情,爱学生的思想与灵魂,激发他们的美好天性,引导他们走自己的路。

  爱学生,也意味着给予他们自由的教育,而不是奴化的束缚,告知他们世间的真相,而不是代替某些部门做虚假的宣传。面对科学上无法解答的难题或者现实中无法实现的愿景,我们唯一可以给予学生的就是自己的诚实。德国思想家韦伯说,在祛魅的时代里,“在教室的范围内,唯一的德性便是平实的知性诚实。”我是一个法学院的教师,我渴盼我所教的那些法治、民主、自由、人权畅行于这个国度,但更多的时候,我只有带着遗憾坦率地告诉我的学生,这一切我们还需要耐心,还需要等待,并且需要我们踏踏实实一点一滴地推动。
 
第二,爱自己,爱生活。我们这一批老师大多数是80后,少部分博士是70年代后期,也有部分做辅导员的弟弟妹妹是更年轻的90后。总体上可以归入80后。正如网上一个著名的调侃,80后是活得极为艰难的一代,
当我们读小学的时候,读大学不要钱;
当我们读大学的时候,读小学不要钱;
我们还没能工作的时候,工作是分配的;
我们可以工作的时候,大学生工资不如农民工;

        而对在座的我们来说,好不容易从小学、初中、高中、本科、硕士或者还是博士、博士后一路拼杀过来,刚刚为毕业论文、找工作经苦苦折腾,好不容易找到湖大,还没喘过气来,又将面临各种新的折腾,要发论文啦,完成教学工作量,各种严苛的考核啦,填写大堆的量化的表格,还要结婚生子,啃老当房奴,赚钱给小孩买进口奶粉远离三聚氰胺,像我这样的剩男剩女还得抓住青春的尾巴去相亲或者被相亲,都忙得一塌糊涂。这个时候是我们自己人生中的一个转型期,或者说阵痛期,很辛苦,伤不起。早几年的新闻中,更是常常听到年轻的大学老师、海龟博士回来跳楼,前赴后继地跳,也有熬夜写博士论文、通宵做课题时突然瘁死。实在是让我们兔死狐悲,哀痛不已,也后怕至极。面对这种种生活高压,心灵焦灼,我真的希我们能学会爱惜自己。尽管我们志存高远,尽管单位也鞭策我们早出成果,多出成果,但须知荣誉是国家的,评价是别人的,唯有身体是自己的。希望我们的心态放平和一些,追求卓越,但也接受平凡。渴望成功,但也包容失败。在做一个合格的老师之前,我告诉自己首先要学会做一个合格的人,正常的人,理性的人。不能没把学生教好,倒是把自己逼疯。我们的生活应该更精彩些,我们的心灵应该更淡定些。老师可以清贫,但不能清苦。心灵可以清净,但也不能死寂。我们应该好好享受生活。

        
 爱自己的第二层意思是,爱自己的职业,爱自己的操守,当老师,守师道。最低限度,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当一天老师就像一天老师。我们不能总是匆匆忙忙,魂不守舍,课还没下,着急提起公文包夺门而出,铃还没响,就对着电话一顿狂吼。将课堂变成自己愤世嫉俗的战场或者感情宣泄的出口,忙碌于各种兼职就是无暇好好备课。如果我们只是一台教本宣科的机器,如果我们只是学术垃圾的制造者,如果我们只是将学生当成免费劳力,甚至还如最近某位北大教授与丽江女孩惹出一些孽缘来,斯文扫地、师道无存的尴尬不是出于外界的偏见,而只是因为我们自身的沉沦。

        
爱自己,第三重意思是爱我们的课堂,学会授课的艺术。不管是文科的谈经论道还是理工科的埋首实验室,其中自有不足为外人道的趣味,否则也不会吸引我们以此为业。孔子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不要爱在心中口难开,而是要学会艺术性地表达我们的爱,我们对知识之爱,对学生之爱。我想这也是我们开办这个培训班、集中学会授课技能与艺术的初衷。
 
第三,爱大学,爱梦想。前面说了这么多对大学悲观的话,最后也应该如鲁迅先生那样往往在文章的结尾加几抹亮色。虽然今天是一个贝克尔所谓风险社会,但在大学里相对来说还是一个风险较少的社会。周星驰在《大话西游》里说,当山贼是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其实大学老师也算不错。优美的环境,相对单纯的人际关系,纯洁的师生感情,清闲的寒暑假,这些都是令人惬意的。特别是在我们湖大,这所号称中国最古老、世界第二古老的大学,麓山巍巍,湘水泱泱,宏开学府,济济沧沧。思想于此交汇,人文由此蔚起,文明于斯延续。在这里,一校之中,坐拥山,水,洲,城,亭台楼阁,景致丰富而立体,书院悠远而日新。做湖大老师,是惬意优雅的。

       德国哲学家费希特说:“大学是人类至为重要的机构,是至为神圣的拥有”英国诗人梅斯菲尔德“比大学还美丽的事物可以说寥寥无几”,
而在我们的岳麓书院则更是“千年学府传千古;一代风流直到今”。我们教学于斯,生活于斯,确实应该努力,继承往日圣贤,不负如许河山。做一个无愧自己、无愧岳麓的湖大老师。


        大学是孕育梦想的圣地,是人性成长的家园。我诸位年轻的同道,或许在世俗的眼中,教师的生涯不那么光鲜,但值得我们骄傲;我们的事业或许并不显赫一时,但值得永远坚守。让我们以爱起航,让梦飞扬。让我们今天在岳麓山下许愿,相信教育会拥有世界上最高的回报,我们播下的是一粒爱的种子,收获的将是我们自己和所有学生——最为美丽的人生!
 
谢谢大家!

    (作者:蒋海松,湖南大学法学院教师。此文为2011年9月他在湖南大学新进教师培训班开学典礼上的致辞)
                               

 
最后更新于: 2013-03-18 02:35